019// 这件事可以变通吗(1/3)

    香水星河酒店的立项申请报告是卢士平和李非一起送到市计委去的。

    计委项目科科长叫吕建华。粗略看了材料,很高兴地说,这是个好事,香州市早就应该建一家三星级酒店了。于是领着二人去见主任曹群发。

    曹群发看了报告,引发出一番感慨:市里有关星级宾馆招商引资的活动我参加过多次,真台商、假港商也接待过不少,但每次都是只听楼板响,不见人下楼。这次虽然不是外资,但是真正有人下楼了。说到“真正”二字时,他用几个指背把项目报告弹得“噗噗”作响。

    曹群发叫吕建华把在家的几个副主任都叫了过来。大家一听,都说是好事。异口同声表态支持。

    卢士平高兴,一一给发烟。

    曹群发对卢士平说,你们这个项目的审批权在地区,一会我们开个会,形成一个正式意见,再给你们上报。

    你们回去等我的好消息吧!吕建华把卢士平二人送出门的时候说。

    事情比想象的顺利,一路上卢士平喜形于色,手舞足蹈,高兴得像个孩子。让李非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卢士平吗?还是那个极其稳重,总是一脸严肃、不苟言笑的卢士平吗?

    人啦,李非想,都会有自己沉不住气的浅薄。男人有笑不轻颜,只是未到心醉时。

    对于新饭店项目的感情,李非觉得自己是远不及卢士平的。他总感觉自己有一点勉强,就像刚刚被编进剧组,还没有完全进入角色。甚至有一点被赶鸭子上架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对于卢士平来说,新饭店就像一个情人。一个已经苦恋了几年情人。它曾经让他想入非非,也曾经让他痛苦。它总是近在眼前,又总是可望不可即。就在刚才,它成了吕建华口中的“好消息”,让他只需要等着就是。这怎能叫他不喜形于色,不手舞足蹈,不高兴得像个孩子呢?

    然而,到来的并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就在两天后,卢士平接到了吕建华的电话。是不是给我们的批复下来了?卢士平迫不及待地问。

    吕建华说,是差不多了,你来一趟。

    卢士平说,我叫李经理来行不行?

    吕建华说,也行。不过最好是你自己亲自来一趟。

    卢士平预感到出了什么问题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叫上李非,二人又一起到计委来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问题,主任们都很支持。吕建华说,只是国家三令五申禁止修建楼堂馆所,这类项目一律不予批准。

    卢士平一听就急了:我们这个项目是市领导同意了的,蔡市长还是项目的总指挥。

    我们计委也知道是市里支持的项目,蔡市长亲自挂帅。吕建华说,但这都是口头说的,没有一个红头文件。万一有什么差错,上面追究下来,市计委怎么担当得起?

    这么说不是搞不成了?卢士平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怎么搞不成?请市政府下一个文件不就行了。吕建华说。

    两人这才搞明白吕科长的意思,计委是怕担责任,要市政府下个文件。直说不就行了,何必拐弯抹角呢?

    两人信心满满地往市政府去。蔡市长说过,有过不去的坎可以找他。

    谁知蔡副市长一听计委的说法就火冒三丈。胡说!工程立项从来都是计委来办,哪有政府先下文的。

    二人碰了一鼻子灰,没有跟蔡副市长理论。也不敢跟蔡副市长理论。只有又折回来找吕建华。告诉他,蔡市长发脾气了。

    吕建华一点没有脾气,笑着给二人倒了两杯白开水,说不急不急,我们计委可以直接办理立项,蔡市长指的是一般情况;但你们这个项目是特殊情况,市里不下文我们办不了。

    这就难了,卢士平丧气地说,市政府不肯先下文,你们没有市政府的文件又不办。

    吕科长,你看这个事能不能变通?李非说。他知道广东那边很多事情都是变通来办的。

    吕建华悠悠地点着头,嘴里“嗻嗻”有声地思索着。说我看这样,万一政府不
019// 这件事可以变通吗(第1/3页)

    (第1/3页),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我要报错   点击求书
本站最新网址m.biqu.vip

香水与星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