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4// 这件事好比西天取经(1/3)

    晚上,卢士平的办公室,公司党支部会议陷入了僵局。

    分歧在于谁可以作为今年组织的发展对象。局党委的意见是:要把一批有改革创新意识,工作表现突出的积极分子吸收到党内来。

    会前卢士平与专职副书记魏启焕进行了沟通:无论如何要把李非列为今年的发展对象。

    但公司支部五个支委就有三个不同意他们的意见。

    我不反对改革,但反对打着改革的旗号乱搞。副经理严桂芳说,把人家老职工的基本工资拿出来浮动,我认为是搞新的平均主义,是极不合理的。而且李非同志喜欢搞一言堂,个人意见第一,听不进不同意见。这么多年他一直给组织提申请,组织也一直指出他的缺点和不足,但他改了没有?他依然我行我素,甚至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严桂芳是个不怕得罪人的人,心里有什么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不否认李非这个人有点本事,也不否认他做出的贡献。但是,这个人骄傲自大,目中无人,老子天下第一。我看很不成熟,还要继续考验。工会负责人蔡明军话语中明显带有气愤。

    他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,按照公司的规定,每个干部职工可以安排一个子女在公司内部就业。蔡明军的女儿已经安排在商场上班,他希望儿子也能进商场上班。找李非开口,满以为李非会给面子,谁知被李非婉拒。他一直为这事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刘富贵的意见更加尖锐。他说,这几年,在公司党支部的正确领导下,李非同志在工作中做出了一些成绩。这个没有谁来否认他。但说李非同志改革开放意识强,我看这个未必。对改革开放的倡导人,他现在的内心深处到底是怎么想的?我想大家心里都不十分清楚。为了保持党的队伍的纯洁性,我们不能让可能有严重思想问题的人混进到党内来。

    每年支部讨论李非发展问题的时候,刘富贵都会提出同样的质疑,这种问题的杀伤力很大,每次都可以让李非入党的努力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会议再次陷入了僵局。

    魏启焕望着这个笑笑,再望着那个笑笑。希望三人能重新考虑自己的意见。没有一个人愿意回应。他望着卢士平苦笑,意思是:怎么办?

    对于大家说的有些意见,我也有同感。卢士平心情沉重地说,有些问题在李非同志身上确实存在。有时我生气,也恨不得撤他的职。

    但常言说,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。尽管李非同志身上还有这样和那样的毛病,但是,李非同志具有的优点也是其他同志所不具备的。

    大家想一想,我刚到任时,商场是一个什么局面?有的业务亏损,有的业务处在亏损的边缘,我们的各项经营指标在全局倒数第一。

    那一年李非提出扩大啤酒销量,我们大多数人都反对。包括我自己,心里也不过关。但是李非力排众议,打开了啤酒的销售局面。

    第二年李非接手家电部,一年时间,家电的营业额由一年不到六十万元,猛增到三百多万元。而且他的改革创新措施受到了局党委的肯定,号召全局向香州商场学习。

    去年,我们采纳他的建议,对商场的业务进行了调整,改综合商场为交电专业商场,从而占据了专业市场的龙头地位。今年,商场的营业额有望超过一仟万元。

    最近通过他做工作,中商银行同意给我们安排伍拾万元的项目贷款。

    我上任的第一天,许局长就把兴建大饭店的事作为政治任务交给了我。我也尽了自己的努力,找关系,求朋友,找了好几家银行,结果没有一家银行愿意给我们提供贷款。有一家银行分管信贷的行长还是我的战友,刚开始说得好好的,把我们的贷款申请都报上去了,我也请设计师帮我们设计了图纸,结果贷款报告还是被上级银行打回来了。

    几年来,我们建新饭店的梦想始终停留在一张图纸上。没有一点进展。但是现在,这种僵局打破了,通过李非同志做工作,终于开始有银行愿意给钱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卢士平似乎有些动情,目光移向墙上那张已经褪色的香州大饭店效果图。

    对于李非同志的看法,我想借用伟人说过的一句话:人才难得。我
014// 这件事好比西天取经(第1/3页)

    (第1/3页),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我要报错   点击求书
本站最新网址m.biqu.vip

香水与星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