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2// 我们的工资是毛爷爷给的(1/3)

    黄家晓来到了卢士平的办公室,他是主动来向卢士平作检讨的。

    长浩想买一台彩电,跟我说过多次。他说,这次商场家电柜到了一台金星彩电,他去找李非,李非要按市场议价卖给他。他不愿意,只想按国家牌价买。

    长浩说李非对下面的人说,这台彩电没有他李非的签字,谁也不许动。我一时头脑不冷静,就给家电柜写了一个批条,让长浩去把这台彩电买了。回头一想,觉得这件事做得有些欠妥。

    李非想让这台彩电多卖点钱,也不是为他自己。这件事是我错了,怎么处理,我听候您的发落。

    卢士平听着事情的来龙去脉,思考着事情背后的原由。

    黄、李二人长期面和心不和,刘长浩是个乖巧人,两边不得罪。黄家晓借彩电的事出招,不管李非如何接招,刘长浩都站到了黄家晓一边。从而在商场形成了二比一的局面。李非今后的工作会更难做。

    对李非的能力,卢士平是认可的。但李非为人锋芒毕露,往往自以为是,个人意见第一,是卢士平不喜欢的。甚至是厌恶的。

    他估计李非也会为此事来找他,他对黄家晓说,这件事你办得确实欠妥。你先去,待我把事情弄清楚,我们再来商量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果然,黄家晓刚走,李非就来了。黄家晓算准李非会来,而李非没算到黄家晓会先来。

    李非讲了事情的经过,与黄家晓说的大同小异。李非说完,望着卢士平,看他是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卢士平眯眼对着墙上的香州大饭店效果图,作沉思状。两人静默一会,还是卢士平先开口:你觉得怎么处理好?

    李非毫不含糊地说,要么退彩电,要么补差价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处理,不是把黄家晓和刘长浩两个人都得罪了。今后你们在一起怎么共事?

    那您说怎么办?

    家晓刚才来我这里作了检讨,承认他做得不对。

    李非愕然,看来自己小瞧了黄家晓。他听见卢士平继续说,我的意见是,这件事就算了。也就是一台彩电,两千元差价的问题。好处也没有给外人。

    见卢士平这样认识,李非心里十分恼火,他口气强势地说:不是两千元钱的问题,是今后的紧俏商品怎么销售,是走大门,还是走后门的原则问题!

    卢士平见李非发倔,脸上有点挂不住:李非你什么都好,就是太固执。个人意见第一,听不进不同意见。

    李非心里突然感到难受。别人这么说他,他可以不在乎。卢士平这么说他,对他打击很大。难道一个人不应该坚持原则,坚持原则就是个人意见第一?

    卢士平见李非委屈的样子,知道自己说重了,不免心生恻隐。他说,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,方玉刚调人事组后,现在商场就你们三个负责人,这么一闹,就会形成二比一的局面。

    这话多少让李非感到有些宽慰。卢士平把这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事点破,至少说明没有把他看外。

    不退货不补款可以,但要依我一件事。李非说。

    卢士平见他肯妥协,笑说,只要不搞僵就好。

    李非说,今后黄家晓不能插手我分管的工作!

    听见李非这么说,卢士平笑不起来了。他听见李非在继续说,如果他要插手,就让他来管。您随便安排我去干点别的什么事,我保证没意见。

    卢士平没有想到李非会来这么一手,他感到被要挟,心里很不舒服。但他现在还不能干卸磨杀驴的事,不然这磨就没驴推了。

    卢士平看看李非一副不妥协的样子,说行吧,我可以依你的。不过对外黄家晓还是整个商场的经理。对内你的一摊子事你自主。家晓的工作我来做。

    李非的目的达到了,他终于掀掉了黄家晓这顶帽子。这顶帽子曾经让他难受。但这还不是他的最终目的,他的最终目的是关掉其他业务,集中力量干好交电业务一件事,做香州第一流的专业商场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,香州商场完成了由综合商场向专业商场的转变。推动这次转变的决定因素不是李非,也不是卢士平,而是市场。

    原布匹柜的柜长老朱,是公司副经理严桂芳的爱人。由于现在的人时兴买衣服穿
012// 我们的工资是毛爷爷给的(第1/3页)

    (第1/3页),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我要报错   点击求书
本站最新网址m.biqu.vip

香水与星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