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8// 感觉背后真有两条枪撑着(1/3)

    早春是个躁动的时节。猫狗思春,种子催芽,花苞欲放,枝梢萌黄。卢士平在望着办公室墙上的香州大饭店效果图发呆。

    效果图制作一半时,已经传来银行贷款无望的消息。但卢士平已是欲罢不能,含悲忍痛完成了这张图。

    他太喜欢这张图,与其说是设计师的心血,还不如说是他的心血。至少是他与设计师共同的心血。

    桌上的电话铃一阵炸响。

    是老卢吗?我是邓光明!

    对方嗓门很大。邓光明和卢士平一起参的军,是分在同一个部队的战友。

    你们商场要不要彩电?

    怎么不要!什么牌子的彩电?

    卢士平的嗓门更大,其他办公室的人都听得见。

    天津产的北京牌彩电,14吋和18吋两种。

    好啊!有多少?

    这一批不多,一共才五十台,已经卖了几台。

    光明,剩下的你不要再卖,全部给我留着,我马上派人来。

    好的,叫你的人直接到我们厂门口经营部,找小汪——汪经理——汪新强联系。

    卢士平在台历上迅速画了北京牌彩电——汪新强几个字。

    光明,你怎么也做起彩电生意来了?

    我不光做彩电生意,我还做钢材生意。你要钢材也可以找我。

    你他妈这是一个什么公司?

    老子开的是物资调节公司。市场缺什么,老子就卖什么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都是紧俏商品,我们都搞不到,你们在哪里搞到的?

    在哪里搞到的我不能告诉你,反正有关系嘛。哈哈!

    有人打门,是人事组的方玉刚站在门口。一个小青年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卢士平对着电话说,好的好的,我马上叫人去找他。说完草草地放下了电话。

    方玉刚把小青年领到卢士平跟前,说这是我们公司的卢经理。又介绍小青年说,他叫郭小海,他爸爸是公司的老职工。现在武大计算机专业香州班学习,还有半年时间毕业,想看公司这边是否有用得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卢士平一看,小伙子长得精瘦,一副眼镜,几分青涩。

    方玉刚介绍说,小海自幼聪明,小时候拆装钟表和半导体收音机;稍大一点就开始拆装收录机和电视机。都是无师自通。现在读书又学了电脑。

    方玉刚边说眼睛边在卢士平和小海两边逛。

    是个人才,卢士平朝郭小海点点头,又向方玉刚说,你领他到商场去看看。顺便叫李非到我这里来一下。

    方玉刚领着小海到商场办公室。黄家晓看了,嘴里发出“嗻”的一声,貌似惋惜地说,人才是人才,只是我们这里没有计算机,把人才浪费了。

    他愿不愿意搞别的呢,刘长浩问方玉刚,比如当营业员站柜台?

    刘长浩是商场的副主任,接李非的手分管副食日杂和啤酒业务。

    方玉刚瞅着郭小海笑,眼里在问:怎么样?

    郭小海没说行,也没说不行。只是小声跟方玉刚说,我们走。

    从商场办公室出来,郭小海要回去。方玉刚说,我还带你去见一个人。于是又带了郭小海来见李非。

    李非的办公室在仓库的三楼。

    李非对郭小海的第一印象是瘦。脸上手上就剩骨头上绷着一层薄薄的皮,皮下淡蓝色经络清晰可见;耳朵薄得像张纸,迎光看去透红透亮;目光沉静而青涩,不时用托扶眼镜的假动作来掩饰;一张不会笑的嘴,偶尔刚刚露出牙齿就连忙收住;说话虽然声细如猫,但能感觉到他肚子里有货。

    李非自己爱读书,自然惺惺相惜,喜欢和读书人亲近。与郭小海深入地聊了一会,说这个人我要。

    他还有三个条件。方玉刚瞅着郭小海笑说。

    什么条件?

    一是上班后要用得上他的电脑专长;二是要负担他这三年学费的一半;三是还有半年毕业,这半年是实习期,有时学校还有事,不能保证全天上班;

    这些都没问题。李非说,他三年的学费我可以全部给他报销。

    方玉刚楞眼笑说,你说了能不能算数?

    李非说,卢经理那里我去做工作;这个钱如果公家不出,我个人出。

    送走郭小海,李非往卢士平办公室来。

    卢士平正在和张泽文说彩电的事。张泽文听见卢士平打电话在与人说彩电,便过来询问。

    卢士平把台历上留字的一页扯下给李非看。汪新强——李非说,这个人来找过我,没有谈成。

    没谈成——为什么?

    他把价格搞得太老,一台彩电14吋的要加一千元,18吋的要加两千元。比国家牌价翻了一倍
008// 感觉背后真有两条枪撑着(第1/3页)

    (第1/3页),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我要报错   点击求书
本站最新网址m.biqu.vip

香水与星河